男人的天堂,老码头电影!

娇妻的AV生涯01~02

发布时间:2021-10-07

(一)我和晨晨
我妻子叫晨晨,她的AV生涯是从一次婚礼上的意外暴露开始的。
那场婚礼,晨晨担任的是伴娘。我呢,是那场婚礼的摄影师。
我和晨晨,还有新郎新娘都是一个公司的,不过,新娘新郎并不知道晨晨是
我未婚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认识。
这是怎么回事呢?因爲我们是一家外资企业,老外非常尊重人权,虽然我们
是中国员工,总部也要求给每个女员工整整一年的産假。这一来,中国的老大就
不高兴了,你们尊重人权,我们这裏活儿谁幹?尤其是前年中国开放二胎,许多
资深女员工都回家生孩子,只好紧急招聘人手来顶替。我们听说老大亲自给HR
打招唿:不招已婚但是还沒生孩子的女员工。
当然,这些都是听说,外企特別注重形象,不可能公开搞这种明摆着的歧视。
这些都是不上檯面的潜规则,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外面应聘失败的小姑娘,还
都以爲是自己能力不足呢,哪知道她们是倒楣在男朋友或者老公身上。
再说晨晨,我和晨晨是同一所大学的,不过我是学市场的,她是学财务的。
还在大学一年级,这个身材修长、相貌出衆的美女就吸引了我。在我追求下,晨
晨成了我女朋友,我们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性福时光。毕业
后,又一起到一座沿海城市工作,继续享受性福。
去年,晨晨所在的公司撤出中国。我们公司正好在紧急招财务,原来的那个
财务回家生孩子去了。我打听了一下情况,帮她写了一份简历投过去。由于我知
根知底,帮她写的简历非常对口,她很快就获得面试机会。
面试的时候,聊了几句以后,HR装作随意地样子问:「有男朋友吗?」
我们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晨晨说:「有,在国外读书。」这是我和她商量
的。不能说沒有男朋友,因爲HR阅人无数,精得跟鬼一样,像晨晨那么漂亮的
姑娘,说沒男朋友,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还不如说男朋友在国外读书,更加可信
一点。
HR装作关心的样子:「哦,两地分居,很辛苦啊。那你们还打算将来结婚
吗?」
晨晨说 :「当然了。我要等他的,他还有三年毕业,等他毕业回国了我们
就结婚。」
HR一听就放心了,这个姑娘至少三年不会请假。她又问:「你喜欢孩子吗?
现在二胎放开了,你男朋友国外留学回来,条件不错的,应该生两个吧。」
「喜欢是喜欢,不过我们都觉得,现在还年轻,还是先忙事业吧,尤其他刚
从国外回来,事业刚刚起步,恐怕顾不上要孩子。」
HR满意地笑了。财务这种工作,本来绝大多数就是女生幹的,战胜女生就
战胜了竞争对手。这几个问题回答完,晨晨就已经把90%的对手甩在身后。再
加上她能力也不错,最后顺利拿到了这个职位。
就这样我的未婚妻悄悄地成了我同事。当然,我们从来都装着不认识,在楼
裏碰到了,也不打招唿。有时候,听到同事们议论那个新来的小美女,甚至还有
人流着口水想要追她。我也只是笑笑,心想你们心目裏的女神,小屄早就被我的
肉棍磨出茧了。
过了几个月,晨晨在公司裏渐渐站稳了脚跟。她也开始放出风声,先是抱怨
说跟国外的男朋友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后来就宣佈跟男朋友分手了。
? ? 这一下,马上就有一群老大姐给她介绍男朋友,公司裏的单身狼更是像看见
了肥肉一样,最多的时候,她一天就收到10束玫瑰花!
晨晨当然不能接受,她藉口刚刚分手,心情不好,暂时不想再找男朋友,把
花统统扔掉了。回到家裏,她却非常得意,对我说:「你看你老婆的魅力,迷死
了多少男人!」
我淫笑一声,三下两下扒下她裤子,她的一双苗条性感的美腿顿时露出来。
虽然已经看了五年多了,但这双长腿好像总是看不够,总是马上就能让我硬起来。
我说:「管你迷死多少男人,你照样要被幹死在老公屌下!」
我按着她脖子让她趴在沙发上,翘着肉棍直插进去,发现小屄裏早就湿了,
滑得不得了。这个姿势插得特別有征服感,我边插边说:「小骚货,浪成这样了!
外面有了野男人,小屄就发了大水,等着男人操了!」
晨晨一边哼哼,一边晃着屁股说:「哪有!小屄裏的水是爲老公大屌准备的!」
这一点我调教得不错,我们喜欢一边操屄,一边说些粗话,晨晨说起屄和屌
来毫无障碍。
我抚摸着她的两条大腿内侧,那裏是她的敏感地带,她顿时舒服得直哼哼。
我说:「还狡辩!平时怎么不见你有那么多水?怎么今天收了玫瑰花,水一下子
就多了十倍?」
晨晨沒话说了,她把脸埋在沙发裏,「啊!啊!」大声呻吟,不回答。
我看她不回答,知道我说的沒错,不由地心裏一激荡,使劲搓着她奶子说:
「小骚货!我知道你是个小骚货,十个男人送花,就多了十倍水,你是想要那十
个男人一起操你的小屄,对不对?」
晨晨被我后面插着屄,前面搓着奶子,操得连连娇喘。
? ? 她擡起头来嗔怪地说:「別瞎说了,老公,我的小屄是专供老公操的,別的
男人碰都別想碰!啊,不是,別说碰了,看都別想看!」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出「十几个男人一起操屄」,突然感觉到刺激无
比,肉棍凭空大了一圈,变得更硬了。连晨晨都感觉到了:「老公,你的大屌更
大了,啊,喔,操得我好舒服,啊~」
我说:「这么大的屌,不是老公的,是別的男人的,是十个男人的大屌一起
插你,所以才这么大!」
晨晨叫道:「停!老公停一下!」
我停了下来。晨晨屁股缩了缩,我顿时感觉到屌上一紧,可爱的小屄夹了我
一下。
晨晨回过头来,对我抛了一个放浪的媚眼:「別骗我了,是老公的屌!小屄
认识老公的屌!」
被她一挑逗,我顿时更加兴奋了,抓住她的大白屁股,使劲抽插起来,同时
用力揪着她乳头。一边插一边吼道:「胡说!不是你老公,是野男人!是十个野
男人!」
晨晨的翘臀被我撞得啪啪直响,在我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下,她嘴裏也是嗷嗷
直叫:「哇!老公,你操得我太爽了!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我做你老婆
太幸福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我觉得好像真的有十个野男人在我家裏,
跟我一起在操我老婆。我想像着这个淫荡的场景,觉得肉棍越来越粗,越来越硬,
我也插得越来越用力,疯狂地吼道:「不是老公,是十个野男人!说,十个野男
人!」
晨晨顺从地说:「十个野男人,是十个野男人!啊~啊~好舒服~」
我们经常做爱说粗话,她知道我喜欢听这些,所以我让她说什么她就说什么。
「十个野男人幹什么?」
「十个野男人……嗯,不知道……啊~喔~用力啊,再快点!」我们说的粗
话虽然多,还从来沒说过別人操她的屄,她还是说不出口。
但是我已经沈沒在十个男人同时操她的想像当中,我啪啪地撞着她屁股:「
十个野男人在操你小屄!快说!」
「啊~好,是十个野男人操我小屄,哦~小屄好舒服!」
老婆的话更加刺激了我,好像真的有十个男人和我肩并肩地操着她。我用盡
全身力气插着她的小屄,肉棍变得磙烫,她的乳头被我揪得老长。
「喔~疼!老公轻点,奶子快要揪掉了!」
我立即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你叫谁轻点?谁在揪你奶子?」
「啊~啊~是老公啊!」
「是野男人!」
「啊,对,是野男人!求求你野男人,我奶子快被你揪掉了!」
老婆亲口把我叫作野男人,我觉得极度刺激。我停止肉棍插送,命令道:「
用你的小屄数一下,几个男人在插你?」
晨晨晃晃屁股,撒娇地说:「別停啊,人家舒服着呢!」
「数!数完了再插!」
晨晨乖乖地夹一夹小屄:「一个野男人,两个野男人,三个野男人……」
小屄一下一下的,像个小嘴一样吸着我的屌,我淫笑道:「哈哈,小骚货,
小屄够紧的,你老公可真是有福气。」
马上我又换一个声音说:「奶子也够翘,揪着真舒服!喂,你快点,该轮到
我操屄了!」 然后再换一个声音说:「哈哈,这个小屄今天就便宜我们兄弟十
个了!」又换一个声音说:「我们十根大屌,可把这小骚货爽上天了!」
我扮演着十个男人,晨晨的小屄夹了十次,终于数完了,连忙在沙发上趴好,
翘起那粉红的小屄,娇媚地说:「野男人哥哥,我的小屄夹的你们舒服吧?我老
公不在家,快来插小妹的骚屄啊!」
我的肉棍硬的都有些疼了,一听她这么淫荡的声调,更加受不了了,立即开
始全速冲刺。
晨晨不停尖叫:「啊~啊~野男人哥哥,你插的妹妹好爽啊~」
她主动拉着我的手揉着她奶子:「来,这个野男人哥哥,你来摸摸妹妹奶子!
啊~我要爽翻天了!用力操我呀!」
这个小骚货,还骚出花样来了,我喘着气说:「说清楚,是哪个野男人!给
你送花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一个说清楚了!」
「喔~喔~第一个,是销售部的小张,喔~舒服~」
「哦,小张啊,我知道,挺帅的小伙子呢!小骚货,现在就是小张在插你,
插得你爽不爽!」
「爽!爽!小张哥哥,求求你,就这么用力插,不要停!」
我使劲拍了一下她屁股,雪白的屁股上顿时起了一个红印子:「小骚货,小
屄还让小张操!出了好多水啊,你这骚屄让小张操的可真爽!」
「对!对!我的骚屄谁都能操!」只要我一直操着她,她什么都肯说。
「第二个呢?第二个是谁?」
「是大客户部的老宋。」
「老宋?不认识。啥样子?帅不帅?」
「不帅,个子不高,年纪也大了,脸黑黑的,但是很色,有点猥琐。」
「贱货!你不光骚,还贱!猥琐大叔都能操你!好,现在老宋操你了!」
「啊~啊~我是贱货!老宋操得好!」
晨晨的奶子被我撞得一晃一晃的,淫荡极了。她拉着我的手握住自己的奶子,
说:「小张,你也別閑着,来,你来揉揉我奶子。啊~」
晨晨完全进入了状态,竟然想像得出操屄的真的换了一个人,小张从操屄的
换成了揉奶子的。
我给她挑逗得血脉喷张,声音都沙哑了:「还有谁?还有谁在操你,都说出
来!」
「还有技术部的小钱和小孙,他们都送花了。啊~啊~他们在舔我,一个舔
我乳头,一个舔我小腹,喔~受不了了,奶子酸酸麻麻的,舔的我好舒服~~」
「你的嘴呢?你嘴裏还含着一根屌,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有一束花,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啊~喔~反正我就
含着他的大屌了……」
晨晨装成口齿不清的样子,好像嘴裏真的含着一根大屌。
我再也忍不住了,这骚货演的太真了。本来还想从一数到十,把十个野男人
一个一个说一遍。听到她这么淫贱的话,不由地龟头一阵酸麻,把精液全部倾泻
在她湿润的小屄内。晨晨也在恩恩啊啊的呻吟声中达到快乐的高潮。
这次角色扮演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们以前扮演过的员警、护士、老
师,都沒有这次刺激,我觉得那种群交的场面好像更加能让人疯狂。
第二天早上,我和晨晨说起前一天的疯狂,我淫笑着说:「原来我的小骚货
要十个野男人一起幹才特別开心。」
晨晨说:「哪有啊!是老公在幹我,我知道是老公的屌,我就配合你玩玩啦!」
我再怎么威逼利诱,她都不肯承认幻想过要一群野男人来幹她。她坚持说她
只爱我一个,只让我一个人操,其他男人她都看不上。
不过那只是白天,到了晚上做爱,做得状态上来了,她又是让说什么就说什
么了。一群野男人幹老婆成了我最喜欢的游戏,我终于把十个男人一个一个数了
一遍,是哪几个男人送的花,那些男人都长什么样,帅不帅,色不色,鸡巴大不
大,他们怎么幹你,谁在插屄,谁在揉奶子……
只要被插进去了,晨晨就很配合我,甚至自己还加入了很多想像,把群交场
面说的活灵活现,屄裏也是大水连连,插得我爽到顶点。
本来我们同居好多年,做爱都有些少了,最近有了这个群交的角色扮演游戏,
做爱又多了起来,我们都在游戏裏乐此不疲。
在白天,她的工作还照常进行,而且她准备马上宣佈,她找到男朋友了——
就是我。
但是她还沒来得及宣佈,她们财务部的经理Maggie要结婚,邀请她当
伴娘。
晨晨很高兴。Maggie是个女强人,今年30岁,是她们部门的一把手。
请她当伴娘,这是对她的信任,也说明人家愿意和她发展更加亲密的私人关系。
这对她在行裏发展大有好处。
同时,女人也都爱美,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上街去,更何况晨晨这
样的美女,男人注视自己的目光能够让她陶醉。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穿得漂漂
亮亮的参加一个正式仪式,在许多人眼前展示自己的美丽,每个女人都很心动。
说来也巧,跟Maggie结婚的新郎John,正好也是市场部的经理。
我平时喜欢摄影,在同事圈子裏小有名气,我们部门搞什么活动,一般都是我负
责摄影。John也很欣赏我的摄影技术,就邀请我担任他们婚礼的摄影。
就这样,我们两个都在他们婚礼裏担任角色。我们觉得也不错,正好可以名
正言顺地趁机「认识」,然后飞快地发展成男女朋友。
婚礼前一天,晨晨到新娘家裏去,试穿伴娘礼服。我在家裏呆着沒事,就上
了一个色情网站閑逛。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收到她一个微信:「老公,不好了,他们给我准备的伴
娘礼服太暴露了!」
我正在看一组暴露人妻的图片。那对夫妻非常大胆,经常在公园、商店这些
人多的地方玩自拍。那个女的身材火爆,乳房丰满,尤其喜欢不穿内衣,就裹一
件风衣,在商店裏背着人敞开风衣,露出裏面完全赤裸的身体,让老公拍下一张
自己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光熘熘的照片。
看着那个人妻一对圆鼓鼓的奶子和下面一撮黑毛,我觉得非常刺激,肉棍也
有些硬了。收到老婆微信,我回道:「有多暴露?自拍一张看看。」
过了一会儿,自拍来了。我打开一看,是晨晨穿着一件绿色无吊带短裙,那
件短裙样式规规矩矩,也就是上面露个肩膀,下面露半截大腿而已,穿在我老婆
身上,正好衬托出她的坚挺乳房,苗条大腿,看上去非常性感。
但是要说暴露,那就谈不上了。以我的眼光来看,我老婆身上这件衣服的风
格,其实还是偏向典雅,礼服露点肩膀和腿是很正常的,其它该遮住的地方它都
遮得严严实实。要说暴露,我正在看的这组公园露出照片,那才叫暴露呢!
我回道:「这也算暴露?网上比这件暴露的大把大把有的是。」
晨晨急了,也不再慢慢打字,直接语音回复:「衣服样式沒问题,关键是型
号太大了,又沒有吊带,穿了老往下掉,你老婆的胸都快露出来了。我刚才是拎
着衣服拍的,我给你看看不拎的效果。」
我连忙重看照片。果然,晨晨是一只手拿着手机拍照,另一只手提着短裙上
沿,刚才我只顾着看衣服样式,倒沒注意这个细节。
第二张照片马上来了。晨晨放开了短裙,我看到衣服果然掉下去一截,在她
挺拔的脖子和圆润的肩膀之下,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露出了一半,一条深深的乳
沟衬托在绿色的礼服上,分外性感。
我因爲电脑上那个暴露人妻而变硬的肉棍突然变得更硬了。我眼前的图片裏,
那个人妻似乎换成了我的老婆,公园变成了婚礼现场,喔,我老婆在婚礼上露出
……
又一条微信语音发过来:「喂,你说怎么办哪?唉,莉姐也真是沒脑子,也
不问问我身材,直接就给我租了这条短裙,结果size太大,老往下掉。怎么
办哪?」
看看电脑上的人妻暴露照,再看看手机上我老婆的半裸照,我不由地咽了一
口口水:「老婆你的奶子真漂亮,把手机举高一点,让我看看你衣服裏面。」
晨晨语音回复:「老流氓,人家都急死了,你还有心看奶子,在家裏你什么
沒看过啊?」
说实话,还真沒见过。倒不是晨晨保守,而是我们这种外企裏女人扎堆,年
轻漂亮的女人有的是,一个女员工穿得太性感,会被其他女人认爲是骚货,遭到
大家的共同排挤。爲了搞好同事关系,晨晨大部分衣服都是规规矩矩的,只有偶
尔几件清凉一点的衣服週末上街时穿一穿。
人也很奇怪。晨晨在外面是遮住的,在床上是全裸的,这两种模样我都见得
多了。但是她的半裸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觉得很新鲜,也很刺激。
微信又接收到一幅图片。晨晨把手机高高举起拍了一张,由于角度关系,图
片大部分是她那张精緻白皙的脸,下面才是两个圆鼓鼓的乳房,勉强包在绿裙子
裏。这回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粉红色的乳晕露出了一半,红豆般的乳头也是唿之
欲出,只要她的胳膊再举高一点,或者裙子再往下掉一点,那对可爱的乳头就会
露出来挑逗別人的眼睛了。
「你看,都快露点了,同事看见我穿成这样会怎么想?」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会怎么想?当然是扑上去把你扒个精光,操你的骚屄
呗!」
「这不是在家裏咱们角色扮演玩儿,明天是在婚礼上,那么多人,万一我出
丑了怎么办?」
我的肉棍涨得厉害,脑子裏好像出现了那一幕,大庭广衆之下,我老婆露出
她美丽的胸脯,男人们眼睛都看直了……
我把电脑上那个在公园裏玩暴露的人妻照片下载下来,传到手机上,发给晨
晨:「看,这多刺激!」
晨晨说:「哎呀,丢死人了!你想要老婆脱成这样给人看吗?」
「想!想的不得了!」我拉开裤子拉鍊,把早已硬成铁棍的小弟弟翻出来,
拍了一张他青筋毕露的照片,发给晨晨:「老公都兴奋成这样了!」
晨晨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不会吧!硬成这样了!老婆要走光你就这么兴
奋?」
「快回来,让老子操屄!」
「变态!我才不听你的呢!我去跟Maggie说,这件不合适,现在有许
多婚纱出租店,我们去另外租一件。」
我忙说:「別换了!就穿这一件吧,再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Maggie
筹备婚礼正忙着呢,別给人家找麻烦了。你去跟Maggie说清楚一点就行,
这件衣服大,老是往下掉,有点遮不住。这样将来出了什么事,也好让她兜底。」
「別说那么多了,我就知道,是你想看我穿这个!別拿Maggie当藉口!」
我只好承认了:「对,老公也喜欢看你穿成这样,半露不露,太刺激了!」
晨晨叹了口气,说:「唉,好吧,你喜欢,我就穿。我注意一点,一直提着
就是了。」
我心裏一激动,肉棍不由地抖了起来,说:「快回家,把屄送回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