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天堂,老码头电影!

娇妻露淫

发布时间:2021-10-07

  这些都是我的真实经歷,以此来纪念我的青春岁月。
  我的女朋友天舒脸蛋长得不算特別艳丽,但是非常耐看,属于端庄的类型。身材那就赞了,165厘米的身高,胸部刚好一个手抓不满,特別绝的就是她的翘臀,职业套装把这个美丽的屁股勾勒得扰人心魂。
  她平时脸上不苟言笑,往往给人以距离感,很多男人都喜欢她却不敢追求,我这才有机会追到,否则早被人抢走了。
  別看她和职业套装搭配起来多么端庄娴淑、气质高贵,但是只有我知道,她的内心有多么火热。当我第一次吻她的时候,我的手迫不及待地从她的短裙下摸进去,就大吃了一惊,她的大腿内侧已经滑不留手,淫浆早肆虐多时。
  我中指前伸,顺着阴唇中间的沟壑轻轻一掠,划过她的阴蒂,她浑身一颤。我轻轻捻动她的阴核,又是大吃一惊,她的豆豆比普通女人大很多,也长不少,都快赶上小指的一节了,捻动起来质感超群,她也是酸麻难忍,浑身扭动不止。
  我二话不说,提枪上马,直捣黄龙。就在插入的一瞬间,她从喉头嘶叫道:「操我!幹我!」我顿时一愣,她真实的表达让我愈发兴奋,每一次抽插,她就会跟着节奏说一声「Yes」,活脱脱一个A片女角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从此,我也知道,她是个内心狂放不羁的女人。这等床下淑女、床上荡妇,绝对是极品女友,我有福了。
  我们的第一次户外做爱是在三年前的中秋。
  我和她吃完了晚饭,散步到市中心的一个湖滨公园。沐浴在公园的月色下,我们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郎情妾意、卿卿我我,自然手脚也不会老实,抠抠摸摸,渐渐地愈发动情起来。
  看看公园里来往人也不多,她俯下身来,埋头在我的两腿之间苦幹起来,而我则端坐在长凳上,作休息状。当有行人经过的时候,她就停止动作,而我轻抚她的秀髮,若无其事的看着来往的行人,但是内心的激动却是无以言表。当看到比较漂亮的女子时,会轻轻示意她的头上下套弄,故意吸引路人的注意,有的路人匆匆而过,有的看了一眼后加快步伐,而此时我感觉特別坚挺,直逼深喉。
  当一个穿超短裙的女子路过时,我过于兴奋,插入太深,天舒一下受不了喉部刺激,勐地擡头咳嗽起来,虽然是月光下,也能看清我一柱擎天,上面的唾液还散发着微光。
  我听到那路过的超短裙女子强行压抑着喉头的惊唿,但是步伐却也未见明显加快,甚至头还有意识的向我这里偏斜。我突然胆子大了起来,站起来把天舒推在石凳靠背上,从后面捞起女友的裙子,扒开女友的丁字裤,顺着股沟一滑就找到了穴口,穴口早已泥泞不堪。我双股往前一挺,一入到底,女友闷哼了一声。而那个女子居然也站住了不动,反而坐在对面的石凳上拿起手机来发短信,全然不顾我这里的情形。
  我慢慢地拔出,再慢慢地推进去,体会着肉棒的冠状沟和滑嫩肉壁的美妙摩擦。我前段膨大的龟头也给撅着粉臀的天舒强大的刺激,每次抽送,都能看到她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雪白浑圆的屁股也跟着左右扭动前后迎合,彷彿两瓣美臀中间有无数不可言状的瘙痒。
  而伴随着缓慢的活塞运动,我的眼光却一直在胯下美臀和对面的美女之间来回扫视,彷彿在用眼睛告诉对面的美女:「你想不想也撅起你的屁股,撩起你的短裙,让我把大龟头塞进你早已湿滑的肉缝里?」
  虽然沒有说出来,但是我相信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貌似眼光停留在自己的手机上,但是我知道她的馀光在跟随我每一次的抽送。我感觉正在和对面建立起美妙的默契,感觉每一次抽插都是秀给对面看的表演。
  我的阴茎从来沒有如此坚挺过,而天舒的湿滑也是空前的,大腿内侧全是顺流而下的淫浆,阴核也傲然挺立,膨大得快赶上她的乳头,唿唤着刺激和拨弄。
  果然,天舒自己忍不住,伸出玉指开始围绕自己的阴核划起圈圈来,每转两圈,手指就从阴蒂的繫带往上滑过阴蒂,再继续画圈。这是她最锺意的「中」字形手法,我曾经无数次在公开场合用此手法让她湿了内裤,丢了魂魄。
  我看着对面的迷你裙美女两只紧紧夹着的腿上下移动,好像两腿之间爬进了虫子一样。我愈发激动了,手摸到天舒的翘乳,把奶罩拉了下来,整个奶子就完全露在外面颤动起来。我手指轻轻的拂过乳头,乳头早已经如同阴茎般勃起,我的食指按住硬硬的乳头,就像发电报一样快速点按着,这种快速点按造成的酥麻是她的最爱,果然我觉得她的小屄抽搐了下,又一股淫水洩出。
  我此时阴囊上早就沾满了淫液,在夜风吹拂下,那种凉凉的感觉尤为刺激。我开始改变抽送节奏,慢慢地拔出直到仅剩龟头被阴唇含住,这个慢慢拔的过程由于我蘑菇般的大龟头能对天舒的小肉壁造成非常舒服的刮擦的感觉,使她如同蚊子一样「嗡嗡」的哼着;然后我停住,半晌不动,天舒又像婴儿要吃东西一样急促的唿唤:「嗯……嗯……要!要!」
  然后我突然快速顶入,一下插到底部,直接撞击在她的花心上,这种强烈的刺激让她彷彿被子弹击中一样,喉头间又发出「啊」的一声。缓抽急送的抽插方式,对于大龟头的男人绝对是法宝,能给女人的小穴造成极强的刺激。
  寂静的夜空中,「哌吱、哌吱」的抽插声随着淫液的氾漤愈发悦耳,我心里暗想:『对面的小骚屄啊,你的小心肝怎么能经得起如此撩拨啊?』
  这时候,对面的迷你裙美女好像肚子有点问题的样子,弯下身来,手按在腹部,整个身体折叠着,身体微微的有节奏地耸动。我心想:『小骚屄,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挺聪明的啊!』如果不是天舒在我和別的女人的问题上向来严格,我一定不会放过对面这个小尤物。
  在我遐想的时候,天舒的小屄一下收紧,后背不由自主地拱了起来,我知道她的高潮快要来了。她的呻吟逐渐高了起来,也变得急促了,然后喉头一声沈闷的长哼,全然不顾地喊了出来:「老公,操我!抓住我的屁股狠狠幹我!」
  我放开天舒的奶子,两手分別紧紧抓住她的两瓣粉臀,月光下两片嫩臀被我抓得近乎变形。胯下暴涨的大鸡巴开始了快抽快送,寂静的夜色中,两具鲜活肉体的「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尤其刺耳。
  天舒的高潮来了,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彷彿一个濒死的人在慢慢地扭动,喉咙里发出低沈的「哦——」声音。这时候我也顶不住了,急忙把鸡巴拔出,不管半蜷的天舒,对着对面女孩的方向快速撸动肉棒。
  对面弯腰的美女此刻突然擡起了身子,目光直视我的大鸡巴。此刻我也看清了她的手,果然放在短裙内揉动着她的阴蒂部位。我忍不住了,月光见证着我的怒射,一股股的白色乳液撒在了她面前的草地上,她此刻盯着我的鸡巴,手上的动作也在高频率的动作着。
  在我射出的同时,美女的手突然僵住,只是紧紧按着她的快乐按钮,身体慢慢地扭动着——她也来了。我望着对面高潮中的美女用力撸着肉棒,连续射了有七、八下,每一下射得特別有力,特別舒畅,精液几乎射到了她的脚下。
  我的大头和小头都开始平静下来,而天舒压根沒搭理对面的女子,还处在后高潮的等待平復的阶段。她回头紧紧抱着我,低头舔着我那话儿,我轻抚她的秀髮,残存手上的精液也成了她的髮胶。
  这时候我才发现,身后椰林里的小房子外面站着一个穿制服的保安,我突然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人也注意到自己被发现了,立马转身就走,同时把裤子的拉鍊拉上,他动作很快,但是我看清楚他是把还沒完全软掉的肉棒塞了回去。哦,公园的一个保安而已,还好不是警察。
  怕出意外,我和女友马上也离开了。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刚才的迷你裙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路了,我心头一阵淡淡的惆怅。在回去的车上我告诉天舒刚才有个保安一边看着她被幹一边打飞机,她的眼睛一下又亮了起了,抓过我手去摸她的小穴,刚擦干的穴口又氾漤了开来……
  我们在经过酒吧一条街的时候下了车,大家心有灵犀,貌似散步,其实在找寻着一个合适的地点。我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有点心不在焉,其实,就好像风水先生找风水宝地一样,风水宝地绝对不会只被一个人相中。
  当我们经过一座桥的时候,我和天舒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本来稀松平常的「啪啪啪啪」的声音在我们耳里却彷彿是谍报员听到了自己人的唿叫。我右手中指在天舒的股沟下方顶了一下,竟然已经有点湿意。天舒腰肢扭了下,就随我轻轻的顺着台阶下到了桥洞下方。
  我们轻手轻脚,慢慢让眼睛适应了桥洞下较为昏暗的光缐,半晌才看清楚在桥洞的过道里,一对男女正在做着好事。那女子扎着马尾辫,颇有点校园风格,胸前的白T恤撩在胸部上方,胸罩则耷拉下来,胸前的一对挤得出水的美乳被她自己双手握着。她右手握着右边的奶子,食指在不停拨弄着挺立的奶头,左手则托着左奶,竭力地用舌头去够奶头,但只是勉勉强强的舔到。
  她的牛仔裤已经褪到膝盖,屁股则撅着,两胯边上,一双男人的手正牢牢地掐着,一支鸡巴正打桩似的在她两股之间快速抽插,看这情形,正是酣处。我轻轻的揽着天舒的腰肢,另一只伸进她的裆下,整个手掌覆盖在她的阴部,滑滑湿湿的,感觉还有涓涓细流从她的肉缝中溢出。
  学生妹哼哼唧唧的,十分受用,右手摸到自己的裆下。我跟天舒说:「这个小骚屄要揉阴蒂了……」结果我猜错了,她从裆下竟然抽出半截震动棒,自行抽插起来。我一阵狐疑,但是马上就明白了,原来她后面那男人幹的是这个健美清纯学生妹的屁眼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年轻人体质的确好,屁眼也能这么激烈地幹,要知道我尝试过天舒的后庭,天舒痛得眼泪汪汪,更別说这样抽插了。我看到这个青春无敌的健美女子双穴插双棒,不由自主鸡巴顶起了帐篷。
  天舒转身跪下来,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一口吞入,我发热的脑袋一下觉得踏实下来。我一边享受着天舒的口活,一边欣赏着眼前的双棒秀。
  那学生妹打开了震动棒的震动开关,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我知道直肠和阴道其实只有一层薄薄的坚韧肌肉相隔,这种震动对阳具的刺激更大。果然那男人脑袋一下歪到一个方向,明显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正在抗衡那强烈的快感。
  只不过十几秒钟时间,那男人受不了,大幅度抽插了几下,然后紧紧地抵着那翘翘的屁股。这时那学生妹一边抽插自己的小屄,一边揉搓自己的阴核,也就几秒钟,发出了貌似痛苦的长长的呜咽声。而此时,天舒的灵巧舌头正在我龟头的冠状沟和繫带上反覆扫荡着,我的鸡巴已经涨到了极限。
  我们站的位置是桥洞的过道口,还是比较明显的,吹箫问题不大,幹起来就比较惹人注意。那一对正在收拾,学生妹把震动棒用湿巾擦了擦,然后放到了刚从地上拿起的手包里。我故意咳嗽了一下,他们赶紧掉头向声音的相反方向走,边走边把衣服收拾停当。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学生妹的身材还是很健美的,想到她的双穴才艺,心里一阵遐想。
  我屁股往后一缩,从天舒的小嘴里拔出了鸡巴,拉起了她,走进过道深处,现在是我们的天下了。天舒对我娇声说:「老公,快操我!」她手按在膝盖上,屁股撅着,多么美的动作。我撩裙扒裤插穴,一气呵成,天舒长长的舒了口气,充实胀满的感觉真好!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过道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刚射过沒多久的鸡巴居然还是那么硬,几下抽送就把天舒小骚货的浪穴中搞得一片汪洋,熟悉的「哌吱哌吱」声又开始刺激着我们的耳膜神经。
  过道口的人影其实是我的酒肉朋友王平,是在当地的一个交友群认识的,这次为了满足我老婆的被窥欲望,特地把他叫来做个双簧。像我这样一心为了女友性福的男人,真难得哦!这里偷偷自夸一下。
  我问天舒:「老婆,屄舒服吗?」
  「老公,我太舒服了!」
  「老公的鸡巴棒不棒?」
  「老公的鸡巴太好了,又粗又大,把我的屄撑得满满的!」
  这里比公园相对隐蔽多了,天舒说话也就肆无忌惮。我看了眼王平,心想:『你这样鸡巴还不硬,还算男人么?』王平沖我点了点头,拉开拉鍊,掏出了他的兇器。老实说,他的鸡巴比我的要长,只是龟头要比我的小。王平掏在手上一掂量,鸡巴就直愣愣的挺了起来。
  我拉起天舒的上半身,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你装沒看见,在过道口有人看我们做爱,一边看一边打飞机呢!」天舒头沒动,但是我知道她眼球已经转过去了,明显感到她的小穴肉壁一阵紧缩,有一股热流传到我的鸡巴上。
  『小骚货,原来你就是喜欢被人偷窥啊!』我心里暗想。这骚蹄子平时那形象都可以当形象代言了,骨子里却是如此骚浪,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宝贝小骚屄,幹得爽么?」我继续用言语来刺激她。
  「爽死我了,我愿意天天做妓女!」
  「想不想两个人来幹你啊?」这句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因为王平这个傢伙不是很靠谱的。
  「我希望马路上的男人都来操我!」天舒依然沈静在性爱的享受中。
  「那我的鸡巴怎样啊?」王平一边撸着自己的肉棒,一边慢慢走了过来。我只能装作不认识他,但是却也不知道怎么处置当前这个情形,有点进退两难。
  「老公,这根鸡巴也挺长的。」
  我听到这句话,气得鼻子都歪了,『早知道,刚才在公园我就把那个迷你裙美女一起幹了。』我心里暗暗发狠。但是这个时候,一种异样的快感却在支持我作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小骚屄,一个鸡巴还餵不饱你啊?你能吃几个啊?」我恨恨的说道。王平得到了鼓励,靠得更近,龟头都快触到天舒的鼻尖了。天舒伸出舌头,舔了下王平的马眼,王平的鸡巴翘得更高了。天舒一口含住了王平的阳具,王平心满意足的看了我一眼,还双手做了个抱拳的姿势,我心里气得要命,但是我的鸡巴确实涨得更加厉害,都快要爆了。
  我手指蘸了点淫水,在天舒的后庭上揉按起来,天舒享受地扭动着屁股,嘴里「唔……唔……」的不知所云。我食指伸了进去,暖暖紧紧的;片刻,中指也进去了,转动着往里伸。
  我觉得天舒的屁眼已经开始适应入侵了,便从她的阴道拔出鸡巴,抵住她的屁眼,对她说:「放松,唿气!」然后一用力,硬生生的插了进去。天舒支支吾吾的发出痛苦的声音,但是此刻,坚挺阳具的刺激抵消了她的痛苦,更多的是性爱的刺激。
  我此时也不敢乱动,但是手却在她的花瓣和豆豆上不停地爱抚,『痛并快乐着!』我想起了齐秦的歌。
  抽拔出来的空虚加上后庭的刺痛,让天舒失去了控制,她立起上身,抓着王平的鸡巴就往小穴里塞,王平一脸的惊喜,顺势一挺,两男一女的夹心三明治,不就是一个「嬲」字么?我不由得暗叹,王平的鸡巴真长,要是普通人想站立着面对面地插入女人的屄里,是有较大难度的。
  隔着一层薄薄的肌肉,我的鸡巴竟然顶在王平的鸡巴上。我轻轻动了下,天舒疼痛难忍,双手竟然抓住王平的屁股,示意王平幹她。我顿时心头醋意顿生,也开始抽插起来,我插王平拔、我拔王平插,不愧是兄弟,竟然也是如此合拍。
  天舒一改平时的叫床声,只顾「啊啊啊啊」的喊。十几下抽插后,天舒的括约肌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鸡巴,居然还有点点润滑的感觉。王平操屄还不够,禄山之爪狠狠地抓着天舒的奶子,我平时都捨不得如此大力地抓捏。
  天舒反而极为受用,后庭的痛苦已经慢慢全部转为快乐。两个洞穴被塞满的感觉,被两个男人夹着抽插的感觉,这些连我想想都兴奋得要死,何况正当其中的骚娘们。
  这么强烈的刺激,使三个人的高潮都来得特別快,我深深的插入,盡情地射精。平时怕怀孕都是外射,难得在又紧又暖的地方射出来,真是太享受了!而此时,王平的鸡巴也顶着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抽搐起来。
  『我操,这傢伙太过份了!』我心里想道,手狠狠地推了王平一把,他的鸡巴就这样滑了出来。然而射精还在进行中,随着硬挺着的阴茎的跳动,一梭梭子弹都射在天舒平坦的小腹上,天舒一声惊唿,但是手却立即补上了王平鸡巴的空缺,两个手指插入了阴道,拇指揉在阴蒂上。
  仅仅两秒,那熟悉的低沈的呻吟昭示着天舒又来高潮了,我摸着她的乳房,奶头硬得像颗小石子。而前面尴尬的王平,还抓着自己的阳具在意犹未盡地慢慢撸动,虽然已经变软了。
  精虫已经从脑子退去,我心里一下变得沮丧无比。我「唰」的拔出阳具,天舒又是「啊」的一声,然后摸摸自己的屁眼,轻轻的哀怨的说:「合不上了。」我完全沒有心思去继续搭理她,不声不响的收拾好,拉着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是个怎样的夜晚啊!今后的我们又会是怎样呢?